孩子停了3个培训班全家都轻松 江泽民老婆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9-08 09:43
来源:未知

孩子停了3个培训班全家都轻松 江泽民老婆

        开学季,就在部分家长热衷报读培训班的时候,一名浦东某幼儿园学生的家长,果断叫停孩子的4个培训班,转投“快乐教育”。

“我把楠楠坚持了一年多的1个思维班、1个看图说话班、1个英文班给停了。放弃冲民办小学,准备回归快乐教育。”昨天,家住浦东的楠楠妈在家长群里的一句话,引起了其他家长的热议。

“要学得多、学得早”

男孩楠楠在浦东一家公办幼儿园就读,今年开学升入中班,其居住地对口浦东一所不错的公办小学——福山外国语小学。

孩子2岁时,楠楠妈看周围不少人准备为孩子报民办小学,在大家的“洗脑”下,她开始焦虑起来。

楠楠是6月份出生的,虽然健康活泼,在语言、思维、运动等综合能力发展上略逊于班上大月龄的同学,“尤其比2012年出生的女生差远了,这样在民办小学面谈时,一比就被比下去了,一定要早作准备,比别人学得多、学得早才行”。楠楠妈说。

于是,楠楠妈开始了“鸡血之路”。

孩子哭着不肯上课

楠楠妈先给儿子报了一个每月收费高达8000元的托班,外教老师带班,“从小给孩子创造浸润式语言环境,也让孩子外语口语发音更标准”。

进入幼儿园小班后,经由一个关系要好的家长推荐,楠楠妈给孩子报名了一家位于浦西的奥数思维机构。从家里到这家机构,楠楠要先乘地铁,再换乘另一条地铁线,然后再乘公交,单程要1个半小时,来回就要3小时,而上课才1小时,十分折腾。招生老师建议楠楠妈连报一个看图说话班,这样语文数学都全了,共计2小时15分钟。课程是每周四下午4:30开始,18:45结束。楠楠妈只能向幼儿园老师请假,每周四下午2:30,孩子午睡刚醒,楠楠妈就去学校接他,匆匆赶到地铁站,下车后在地铁站的麦当劳里吃个汉堡垫垫饥,然后再坐公交车到机构上课。课程结束以后,又带着孩子坐公交回地铁站,吃些简单的快餐作为晚饭,再乘地铁回家,回到家已经将近晚上9点。

而周三、周五,楠楠还得去参加另一家英文机构的培训。

如此折腾,让楠楠妈和楠楠都苦不堪言。楠楠有次哭着在地铁上问:“妈妈我们能不能不去上课啊?我真的太累了!”楠楠妈虽然心疼,却不得不硬着心肠拒绝:“不去上课就学不到本领,以后考试会输给人家,上不了民办小学就进不了好初中,以后考不上大学怎么办?”

负面影响逐渐显现

一切似乎都按照楠楠妈的预期发展,楠楠学得比同龄人多、进度快,效果很明显。这起初让她很欣慰,但渐渐地,她发现一些负面影响开始显现。

首先是楠楠生病的次数频繁了。一开始楠楠妈不以为意,但幼儿园老师提醒她,楠楠的精神劲明显不如班上其他同学,早上来园总是哈欠连天,在操场上运动时也提不起精神来。楠楠妈反思了一下,因为频繁在各个培训班中赶场,楠楠的晚饭时间极不规律,生活作息被打乱,而且少有运动时间,楠楠的体质就下降了。

其次,楠楠对学习的主动探索热情下降,畏难情绪明显加重了。“按理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对万事万物都有很强的好奇心,但楠楠现在对新鲜事物似乎都没什么兴趣,有时我带他去体验一些STEM 游戏之类的,他会很警惕地问我,妈妈你是不是又要给我报班了?”原本楠楠是个非常活泼好动的孩子,但现在他认为“一切都有标准答案”,而且不愿意主动探索,一有疑问就等着大人给出正确解答,思维方式被“套路化”。

一场家长会成为导火索

而让楠楠妈全家对“鸡血教育”进行反思的导火索,则是楠楠爸去奥数思维机构参加的一次家长会。

家长会当晚,因为楠楠生病了,楠楠妈在家照顾,就让楠楠爸去参加。楠楠爸从公司开车赶到那家机构时,迟到了15分钟,也是现场唯一一个迟到的家长。主讲老师瞟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当众说:“今天的家长会说的都是幼升小的政策和对策,这么重要的会议居然还有家长迟到,说明心里对幼升小还不够重视。”楠楠爸爸窝了一肚子火,却又不得不乖乖听讲。

这时,一个重要客户给楠楠爸打来电话,说有一份紧急邮件要处理,楠楠爸只得偷偷把笔记本电脑打开,一边听讲一边处理邮件。那名老师又说:“今天信息量这么大,对孩子的升学至关重要,竟然还有家长有心思忙别的事情,这种状态怎么可能全力以赴地陪伴孩子打赢幼升小一战!”

家长会结束后,楠楠爸气冲冲地回到家:“这种机构会把家长和孩子的心态都弄得无比焦虑,不要再让孩子去上了!”

超前教学引发家长反思

也正是这个晚上,楠楠爸妈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翻看楠楠的课本作业习题,查看机构教学的难度是否真的适合孩子。

楠楠妈说:“比如,楠楠每天要花起码半小时完成的思维计算作业。那些题目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有难度,但老师布置的作业如果不完成,课堂学习的知识就无法巩固,新课就会跟不上。所以平时只能狠下心来盯着他完成作业,经常是反复讲解,但是孩子听不懂、也记不住,边做边错,我怒火上来,轻则骂、重则打,家里鸡飞狗跳。”

楠楠妈反思,是不是这些内容真的超出了孩子当下年龄段的能力范围。比如,在计算部分,第一节课是“5以内的加减法”,第二节课就是“10以内的加减法”,两节课间隔一周,根据老师布置的作业,每天50道加减法的题目。不仅如此,老师还规定了定量分析标准,比如3分钟写完且全对是优秀,5分钟是良好,10分钟是合格。

楠楠妈让儿子试了试,光是口头计算就需要十几分钟,加上歪歪扭扭写数字的时间,能在15分钟内做完就已经谢天谢地。不仅如此,楠楠好不容易搞明白了加法,遇到减法又卡壳了。“比如他总算能做出2+3=?,但如果问5-2=?,他就又不懂了,我有时教他教得火气都上来了,就忍不住又打又吼。”说到这里,楠楠妈也很自责,一旦开始陪孩子做题,火气就控制不住,可她后来问了一个当小学数学老师的朋友,才知道减法是要比加法难很多,许多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对减法尚且不熟练,何况幼儿园小班的孩子。

上了几节课后,课程进入“数字比大小”环节,楠楠妈很疑惑,“数字比大小很简单,不像是这家机构的教学风格啊。”等发下讲义后楠楠妈才发现,不仅仅是教孩子“3比4小,5比4大”,而且教孩子学会<、>、=号的运用,比如3<4,甚至还有带上加减法的比大小,比如3+4>5+1。“这些都是要到小学才教的内容,现在让孩子学这个,有意义吗?孩子的思维能力是逐步提升的,让一个刚刚小班升中班的孩子,去做小学一年级下学期的题目,这种超前教学真的对孩子好吗?”

对公办学校恢复信心

让楠楠妈渐渐动摇“鸡血教育”的,是她发现公办学校其实挺不错,性价比很高,对公办学校恢复了信心。“机构总是说要学得超前才能冲民办,但我研究下来发现,快乐教育更能让孩子发挥出色。”

校园开放日的举行、政府对公办教育的扶持,让楠楠妈觉得“公办小学同样有优秀师资和课程,不见得就像培训机构所说的,非要冲民办才行”。

这一两年,不少学校开设了官方网站和官方微信公众号,增加了信息透明度,让不少家长能直观地看到学生在校的学习生活。楠楠妈就关注了福山外国语小学的官微,“经常会看看教师生涯故事、学生们的英语舞台剧、五年级的职业体验活动、学科校际联动纪实等。再对比另一所民办小学的微信,觉得两所学校的老师都非常出色、也都提供给学生丰富多彩的学习和体验,并没有高下之分。”

种种体验,让楠楠妈最终下了决心,开学季停了给楠楠报的奥数思维班、看图说话班,又停了周三、五的英语培训。顿时,全家都轻松了不少。

“空出来的时间,我们宁可让孩子放学后去公园玩、踢踢球,或许会按照他的兴趣报乐高或是足球班之类,总之不会那么‘鸡血’了。”楠楠妈说:“也不能一昧就说超前学习不好,可能对于某些确实天赋高的孩子来说,超前学习不会感到不愉快;但是对楠楠这样的普通孩子来说,尊重兴趣、尊重成长规律,或许才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


TAG标签:

责任编辑:百家乐

上一篇:西街平安志愿者在行动 星火草原
下一篇:人民币汇率急升超预期 西点军品网

相关文章
美食制作 | 美食食材 | 健康食材 | 养生攻略 | 男性养生 | 饮食文化 | 食品包装 | 健康食谱 | 果蔬食材 | 中华美食 | 女性养生 | 饮食禁忌 | 食品机械 | 水产食材 | 健康 | 养生 | 美食 | 食材 |

Copyright 2012-2014 第一食品网 渝ICP备150089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