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成瘾 暴食者失控的进食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1-03 11:49
来源:未知
食物成瘾 暴食者失控的进食

食物成瘾 暴食者失控的进食

食物的迷惑性在它对于人来说是必需品,正如空气和水一样,没有人在正常情况下会控制不了自己呼吸的频率,因此当进食失控时,沮丧会铺天盖地砸下来,“你连吃都控制不了,你还能控制什么?”暴食者最终承认自己对食物无能为力,往往需要经过无数次挣扎,这是一种溃败,也是救赎的开始

食物成瘾,借用“成瘾”这一机制,来解释长期对食物超乎寻常的痴迷,和进食行为的不能自控,通常表现为暴食、长时间进食等等,在临床上被归为进食障碍。据相关研究统计,近年来,食物成瘾者人数持续增加,只有少部分患者会就医或去心理机构治疗,没有办法得知具体人数。很多食物成瘾者选择独自承受,或自行寻求克服的办法,他们能获取信息的渠道少,拥有的社会支撑很弱,甚至难以得到身边人的理解,如受访者小拉所说:“这是一个没有阳光照到的地方。”

 

从节制到失控

几个月前,奶酪又一次站在体重秤上,看着指针从去年的72.5转到60的位置,他感到愉悦。对身高180cm的大男孩来说,这个体重有些太轻了,可他喜欢骨感的瘦,身上不留一点脂肪。偏瘦带来的低血糖让他上六楼都头晕,他也没有停止对饮食的控制,每天主食只有两片面包,零糖、低碳水。乘高铁时,旁边座位的人给他让道,担心他进不去。他摆摆手,“没事,我瘦。”他把这段对话发在了朋友圈里。

回想这段时间,他自嘲地说:“当你站在体重秤上,嘴角露出微笑的时候,你丝毫没有意识到,你内心的恶魔已经对你笑了。”

在随之到来的暑假,他毫无征兆地开始暴食。第一次暴食后他想要去控制,第二天他严格地轻断食,可第三天又会暴食……减肥和暴食成了主观意愿与身体需求之间的抗衡,他越想控制饮食,身体越清晰地渴望食物,“在暴食的情况下,我才能去吃我减肥时不能吃的东西,暴食的时候才会毫无顾忌地吃东西。”

他隐隐觉得,他已经很难去停止这个循环了。

第一次暴食,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很突然,像夏季不期而至的台风,刚来时微风凉爽,你不会抗拒,而当它演变成席卷一切的狂风时,你已经无法逃离。

时隔五六年,小拉依旧记得第一次暴食的那个下午。大二暑假,她走在人迹寥寥的校园里,路过小卖部,已经节食一段时间的她突然很想吃点什么。她就买了一样东西,然而吃完后,事情失控了。

买食物的念头瞬间占据了整个大脑,她把目之所及的所有店铺都买了一遍。“那个时候我的眼睛已经看不到周边的人了,只会看我视线内有哪些是可以吃的。”她带着一盒炒饭,几大袋零食、饮料回到宿舍,先从辣的开始吃,再用甜的食物解辣,吃腻了开始吃咸的,吃到恶心之后开始罐饮料。到实在吃不下了,她撑着肚子趴在床边哭了出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只想吃一点点,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控制不住……”

“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吗?我哭了20分钟以后,肚子没那么胀了,我居然没有把我吃剩的扔掉,我把它们又拿起来吃完了。”

像奶酪和小拉这样因为节食而暴食的人很多。北京市海淀区精神卫生防治所韩煦医生对此毫不意外:“过度控制和失控总是在同一个维度的两端。”她提起二战时明尼苏达大学进行的一项关于人类饥饿的实验,大多数被试者在食物短缺的时候,会表现出对食物的痴迷,收集菜谱和美食图片,不停地嚼口香糖。

“明尼苏达实验告诉我们,如果曾经有饮食控制的经历,更容易在压力面前暴食。”

更极端一点的人,控制不了暴食,也放弃不了减肥,会在每一次暴食后催吐,医学上将这样的表现归为神经性贪食症。私下里,他们被称为“兔子”,小拉在暴食贴吧里遇到过很多:“肚子撑的时候,我得熬上几个小时,我是不能动的。‘兔子’吃得再多,都可以把它吐出来。他们会想,我这次稍微吃多了一点,我索性吃得再多一点,反正我今天就把它‘生’了,明天好像又是从零开始。”

食物成瘾 暴食者失控的进食
 

TAG标签:

责任编辑:食品网

上一篇:食品生产集中区治理提升将“标本兼治”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美食制作 | 美食食材 | 健康食材 | 养生攻略 | 男性养生 | 饮食文化 | 食品包装 | 健康食谱 | 果蔬食材 | 中华美食 | 女性养生 | 饮食禁忌 | 食品机械 | 水产食材 | 健康 | 养生 | 美食 | 食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