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管控却不见负责食品安全高管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9-16 13:03
来源:未知
加强管控却不见负责食品安全高管 


9月11日,中国证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中饮巴比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巴比食品)的首发申请,企业及其承销商将分别与交易所协商确定发行日程,并陆续刊登招股文件。不过,经《电鳗财经》调查发现,巴比食品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并就市场质疑发去求证函,公司较为笼统回复了求证函,称“公司在食品安全管控、加盟门店管理等各个方面的管理制度日臻完善”,但目前负责食品安全的高管仍缺失。
 
负责食品安全高管缺失
 
值得注意的是,餐饮公司信披指引明确要求,“拟上市公司要披露负责食品安全的高级管理层的身份,从事质量监控的员工人数及有关员工的职位、资历和背景。”但是在巴比食品招股书中,《电鳗财经》并没有找到对应的重要信息。
 
在招股书里,巴比食品把安井食品作为同行业可比公司。安井食品相应的副总经理,有这样的背景:食品工程专业本科学历,全国水产标准技术委员会水产品加工分技术委员会委员,全国肉禽蛋制品标准化技术委员会(SAC/TC399)委员。《速冻食品术语》,《速冻食品物流规范》,《冷冻鱼糜》等行业标准的主要起草者。巴比食品这方面却很难对标。
 
在普通员工方面,安井食品公布的内容则细致得多,包括所有新老员工均需每年定期进行健康体检,获取健康证后方可上岗;新入职员工须经过安全生产培训、食品卫生安全意识培训、生产操作标准化培训等,并须通过书面考试及现场操作考评。而巴比食品简单称,销售门店要对员工要做培训,培训前需提供有效健康证或有效办理证明。
 
《电鳗财经》还注意到,餐饮公司信披指引要求披露直营店的“桌/座流转率、顾客人均消费”、“加盟商中法人单位和非法人单位的数量以及收入金额及占比”、“在正常情况下新店达到收支平衡所需的时间是多长”。但是,对应内容从巴比食品招股书中还是找不到。
 
巴比食品披露了“因个人原因”不再做公司加盟店的数量。2016年~2018年分别是137家、109家、150家。2019年上半年是122家,半年内减少数量超过2017年全年。“个人原因”是经营入不敷出,还是别的具体原因?公司并未披露。
 
在回复《电鳗财经》的求证函时,巴比食品称,“目前公司各项经营状况稳定,与公司整体发展战略规划同步,关于市场关注的经营业绩、加盟店管理、食品安全管理等相关问题,公司已根据信披要求做据实披露,可查阅公司相关公开资料。”
 
加盟店单店步履维艰
 
就销售模式而言,巴比食品主要依靠特许加盟。截至2019年6月底,巴比食品已在上海、广州建立生产基地,在北京委托第三方生产,销售网络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北京、广东等几十个城市,但直营门店仅有15家,加盟门店多达2784家,约九成主营业务收入来自加盟门店的销售,直营门店销售收入贡献不足2%。
 
招股书显示,巴比食品采取单店加盟模式,期限为3年,加盟商拥有加盟门店的所有权和收益权,自负盈亏,接受巴比食品的指导监督。从操作模式来看,巴比食品会统一将速冻面点成品(包子、馒头等)和馅料等统一配送至加盟门店。经营数据显示,巴比食品加盟门店的营收能力远不如其直营门店。2016年-2018年,其加盟店单店平均收入分别为32.59万元、33.78万元、33.16万元;而直营门店平均收入分别为92.32万元、101.26万元、114.41万元,逐年上升。
 
巴比食品在招股书中坦承,加盟模式下的客户较为分散,对单个客户的销售金额较低;加盟店单店收入较小且较为分散,单店收入差距相对较大。受房租上涨或拆迁等因素影响,近年来退出巴比馒头加盟的门店数量也在增加。2017年、2018年,巴比食品分别增加加盟门店430家、527家,但同期退出的加盟门店分别达到173家、217家。2019年上半年,巴比食品新增加盟店300家,减少157家,半年内减少的加盟店数量已与2016年、2017年全年减少数量接近。
 
巴比食品在招股书中提示,随着经营规模扩大及加盟商不断增加,自身可能在制度建设、运营管理、资金管理和内部控制等方面面临更大的挑战。而门店选址需要综合考虑消费人群、商业辐射能力、租赁价格等多种因素。一旦选址失当,会使目标市场地位难以实现,导致直营店前期费用不能收回,加盟商经营不善影响对公司的收入贡献。
 
巴比食品在回复《电鳗财经》的求证函时表示:公司高度重视在经营渠道、产品开发、质量管控、信息管理等方面的规范性提升,目前,公司在食品安全管控、加盟门店管理等各个方面的管理制度日臻完善,关于产品原材料的采购及生产使用经过严格的检测,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未来,公司将持续秉承细分领域精耕细作理念,进一步地夯实、深化和不断提升经营管理水平和质量。更多相关介绍,公司已做充分的公开披露,详情可查阅公司招股说明书。
 
为回复数据矛盾及夫妇控股
 
《电鳗财经》还发现,巴比食品能源消耗与销售收入数据出现巨大反差,对此巴比食品没有直接回应。
 
一般情况下,各公司的水电气及运输费的变化与销售收入变化接近,巴比食品恰恰出入巨大。公司2017年的水、运杂费与销售收入同比增长和其它年份基本接近,但天然气消耗却骤增886.4%,用电也大增51.68%。这两项使用增长远超销售收入、水费和运杂费,完全不匹配。是生产的不合格品太多?还是计算有误?具体原因只有巴比食品自己来回答。
 
此外,经营现金流承压,也让投资人对这家公司基本面心存担忧。2006年至2018年、2019年上半年,巴比食品经营活动现金流与各期净利润比值分别是3.76、1.24、0.95和0.71。比值逐年减少,尤其2018年和2019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获得现金流低于净利润,显然有净利润只是体现在账面上,没变成真金白银。但巴比食品在招股书中却高调称“公司销售回款情况良好,经营活动获取现金能力较强。”
 
从事餐饮行业的巴比食品,在拟闯关IPO就如此大量遗漏,数据矛盾,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此外,针对《电鳗财经》提出的夫妇控股造成的风险,巴比食品也没有直接回应。
 
巴比食品控股股东刘会平持有公司1.01亿股股份,其配偶丁仕梅持有公司1902.78万股股份,刘会平、丁仕梅夫妇合计直接持股数量占公司股份总数的64.64%。刘会平、丁仕梅夫妇系公司实际控制人。
 
证监会要求保荐机构和律师核查披露:巴比食品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直系亲属、其他亲属控制企业的基本情况,结合相关企业在历史沿革、资产、人员、业务、技术、财务、销售渠道、主要客户及供应商等方面与巴比食品是否独立,分析论证是否与巴比食品构成同业竞争;巴比食品董监高及其近亲属对外投资情况,是否存在与巴比食品利益冲突的情形,如存在,要求核查说明对巴比食品独立性的影响。
 
《电鳗财经》还发现,董事长、总经理刘会平,旗下共有36家公司,且取得实际控制权的有20家公司,如何斩断利益输送之手?市场质疑,这种家族式企业,若实际控制人通过行使表决权或其他方式对公司经营、财务决策、重大人事任免和利润分配等方面施加不利影响,将存在损害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的风险。

TAG标签:

责任编辑:食品网

上一篇:川派餐饮老字号共做一桌“盛宴”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美食制作 | 美食食材 | 健康食材 | 养生攻略 | 男性养生 | 饮食文化 | 食品包装 | 健康食谱 | 果蔬食材 | 中华美食 | 女性养生 | 饮食禁忌 | 食品机械 | 水产食材 | 健康 | 养生 | 美食 | 食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