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6家国内外企业齐聚太原“献宝”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9-16 08:33
来源:未知
686家国内外企业齐聚太原“献宝”


  9月15日,第十九届2020太原煤炭(能源)工业技术与装备展览会暨“首届2020中国(太原)智慧矿山建设与发展高峰论坛”在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开幕,686家参展企业带来了新装备、新技术,与国内外煤炭和能源企事业单位互动交流,是历年来规模最大、参展企业最多、规格最高的一次。
 
  “本届展会将成为世界了解中国煤炭工业,中国煤炭工业走向世界的平台和窗口,是一次国际煤炭能源装备技术交流与合作的重大盛会。”开幕式上,山西省煤炭工业协会理事长王守祯介绍,本届展览会由山西省煤炭工业协会主办,于9月15日至17日举行,以“绿色开采清洁利用安全智能”为主题,集中展示煤炭采掘和能源工业节能减排、电力环保、煤层气开发与利用各类高新技术成果和智能高端装备。
 
  会展区内不仅有我省山西焦煤、晋煤、阳煤、太钢等大集团企业,汇聚了中国石油集团、中海油集团、中煤集团、中国科工集团、中国智慧矿山联盟、华为科技等国内2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特大型煤炭及装备制造企业,还吸引了来自美国、德国、英国、俄罗斯、荷兰、澳大利亚、波兰7个国家的在华企业参展,省外、国外参展企业占比达86%。
 
  这些企业的参展产品和新技术都是国内外煤炭能源行业先进水平的代表,是引领未来高端化、智能化、智慧型的产品和技术成果,将为我省乃至全国煤炭能源装备、技术、科研的现代化、高端化、智能化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本届展会的最大亮点,是同期举行的“首届2020中国(太原)智慧矿山建设与发展高峰论坛”,论坛以“引领推进开启矿山智能化新时代”为主题,邀请中国科学院院士、太原理工大学教授赵阳升,中国矿业大学(北京)校长葛世荣,智慧矿山协同创新联盟理事长付国军等诸位全国智慧矿山专家、学者、智能化装备企业及煤炭企业领导、技术专家,为矿山行业智能化建设与创新发展提供更多的思想方法和技术交流。
 
  “煤炭工业升级迎来了难得机遇!”葛世荣在《煤矿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智能化之路》主题演讲中介绍,2016年,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出台《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计划》;2017年,国务院出台《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2019年,国家煤监局出台《煤矿机器人重点研发目录》;2020年,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8部门出台《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一系列政策支持让智能化方向更加明晰。
 
  在《加快煤矿智能化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了我国智能化煤矿发展的主要目标,到2021年,建成多种类型、不同模式的智能化示范煤矿;到2025年,大型煤矿和灾害严重煤矿基本实现智能化;到2035年,各类煤矿基本实现智能化。“智能化是煤炭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技术支撑,是煤炭生产力和生产方式革命的新方向。”赵阳升在《采矿工程发展与智能矿山建设》主题演讲中说。
 
  特写
 
  智能化改变工作环境 实现无人采煤的“煤炭梦”
 
  “这是在监测鱼缸吗?”展会上,一个在鱼缸里和鱼儿们“共生”的LED屏前吸引了不少市民围观,LED屏上显示有时间、地点以及甲烷、二氧化碳、温度、湿度等内容。
 
  “不!放在鱼缸里,只是为了证明这块LED屏具有极强的防水功能。”面对市民的提问,北京龙德时代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甘吉平回答,显示屏是该公司研发的瓦斯巡检机器人系统的一部分,安装在井上,实时显示井下瓦斯机器人巡检时采集到的各项数据。
 
  原来,这是一款用于井下采集数据的智能设备,可以实现无人化下井采集,让煤炭工人更体面、更有尊严地工作。
 
  说起煤矿,大家最先想到的是矿工在几百米深的井下作业,环境恶劣,灾难频发。如今,智能化将矿工从井下解放出来,实现了煤炭工人多年来无人采煤的梦想。
 
 
  比如,以前井下人工瓦斯巡检时,有仪器落后测不准、用人多成本高、牌板不清不智能等六大弊端,“以前的工作流程,都是人工拿上仪器下井巡检,一边监测,一边把数据记在本子上,然后回到井上再书写到牌板上,最后在电脑上输入数据做出报表。你看,光听一听就有好多步骤。”甘吉平说,目前,瓦斯巡检机器人系统已在神华保德煤矿、大唐煤业龙王沟矿、神华亿利能源黄玉川矿等安装了样板工程。使用瓦斯巡检机器人,不仅代替了人工下井巡检,检测速度也十分快,最快2秒就能出结果,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同时,LED屏上的7色可以用来显示各项数据的不同,并不用担心“风吹雨打”模糊了数字,十分智能化。
 
  同时,号称“煤矿大脑”的“煤矿智能视频识别系统”大屏幕前,煤矿工人在井下作业的及时监控也让参会者惊叹不已。工作人员介绍,“这个监控不同于一般的监控,监控人员不仅可以在地上监控到矿井下的作业情况,定位每个人的工作状态,还能及时计算、分析出风险指数。可全面提高煤矿企业的安全管理水平、生产管理水平。”景观摄影曾在中国成为一个热点,但对于景观摄影的来龙去脉和定义似乎没有明确。景观摄影与传统的风景摄影到底有何区别?其沿革和现状如何?其内涵与外延是什么?以及它对当代摄影产生了什么影响?这些与景观摄影相关的主要问题亟待我们去研究和探讨。
一种说法认为,景观的定义来源于法国思想家居伊·德波(Guy Debord)在1967年出版的《景观社会》(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中的“spectacle”概念。*德波指出,“在现代生产条件无所不在的社会,生活本身展现为景观的庞大堆聚。曾经需要直接经历的一切都转化为一个表象”。他将“景观”这个词界定为“以影像为中介的人们之间的社会关系”。
*居伊·德波的著作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时,译者将“spectacle”翻译为“景观”。笔者认为,实际上应当翻译为“奇观”更为准确。但此书中文版已经出版多年,大家约定俗成接受了《景观社会》的译法。因此,在本文中也将“spectacle”当作“景观”概念使用。
 
居伊·德波,《景观社会》,英文版封面
他认为,在先进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商品通过其影像在大众传媒中的推销,主宰了社会生活。人们已不关心是否曾经历过,而在乎是否拥有过,并进入到一种幻想的表象中。这种由影像取代人与人之间真正互动的异化现象便是德波所指的“景观”。因此,这里所指的“景观”并非具体的景观,而是幻化出来的视觉表象。
英文“landscape”既包含有“风景”概念,也包含有“景观”概念, 但“景观”的内涵和外延应当比“风景”更为宽泛,后者主要是指“自然景观”。而“景观”除了自然景观之外,还可包括人文景观、人造景观、城市景观、政治景观和经济景观等各种社会景观,它是人类历史、社会、政治、文化和经济等方面的发展所留下的烙印。
 
展览图册《当代摄影家:向着社会景观》
这种景观概念在摄影方面的应用,最早是出现在1966年美国乔治伊斯曼摄影之家举办的一个重要展览,题为“当代摄影家:向着社会景观”(Contemporary Photographers: Toward a Social Landscape),由内森·莱昂斯(Nathan Lyons)策展,比德波提出的“景观社会”要早一年。策展人在展览图录中指出, 应重新评价“landscape(风景)”的概念,以便其传统所指的自然环境包含有“人与人和人与自然的关系”。他认为,应当扩大风景概念的内涵,才能反映出这个概念“外延功能的转变”。因此,莱昂斯用“社会景观”概念来取代传统的“风景”概念。
该展览包括李·弗里德兰德(Lee Friedlander)和加里·威诺格兰德(Garry Winogrand)等五位摄影家早期在街头用135相机抓拍的关于社会景观的黑白摄影作品。这些作品的摄影形式属于 “快照”,是延续了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在《美国人》中所开创的主观纪实摄影风格,来表现摄影家内心对外部世界人与人的隔阂,以及人与社会环境错位等异化现象的感受。
该展览可能是美国现代摄影史上著名的“新纪实摄影”的发端,这一点从“向着社会景观”摄影展举办之后第二年(即1967年),约翰·萨考斯基(John Szarkowski)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新纪实” 摄影展中包括了弗里德兰德和威诺格兰德的作品便可证明。

TAG标签:

责任编辑:食品网

上一篇:十一国内民航出行将创历史新高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美食制作 | 美食食材 | 健康食材 | 养生攻略 | 男性养生 | 饮食文化 | 食品包装 | 健康食谱 | 果蔬食材 | 中华美食 | 女性养生 | 饮食禁忌 | 食品机械 | 水产食材 | 健康 | 养生 | 美食 | 食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