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大拨海鲜即将归来!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9-16 10:52
来源:未知
东海一大拨海鲜即将归来!


2020东海开渔节暨舟山远洋渔市节今天在舟山国家远洋渔业基地举行。由舟山市商务局主办的“线上东海开渔节”已连续开展5年,通过线上线下多种形式,不断扩大舟山海鲜知名度、美誉度和市场占有率。
 
“通过线上东海开渔节,把舟山海鲜塑造成为舟山重要城市形象,将舟山海洋美食文化推向全国,让全国人民记住舟山海鲜与众不同的品牌形象,为‘一条鱼’全产业链打造吹响进军号角。”舟山绿色渔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方成说。
 
今年的疫情也给舟山渔民带来了新的变化,见识过世面的渔二代渔三代们,把市场更多转移到了线上,省掉中间环节,让海鲜更鲜,把这门难做的生意做出了不同的声色。
 
舟山阿开渔获总经理张磊,80后,本地的渔三代,毕业于东北大学计算机系通信工程专业,又去国外留学2年,回国之后,干起了“鱼贩子”行当,气坏了老父亲!
 
舟山渔三代
 
重点大学毕业的张磊,曾经也是一个学渣,班级倒数,作业不交,老师头疼。
 
张磊从学渣到学霸完成人生的逆袭,原因说来有点让人哭笑不得,是因为一次晕船。
 
年幼时的张磊和许多顽皮的孩子一样,什么都有兴趣,唯独对坐在教室上课没兴趣,于是成绩常在班里垫底。
 
学不好,干脆不学了,张磊心里想,和父亲一样,出海当个渔老大,在海上与风浪搏击海里捞人生不是更豪爽。于是,张磊和父亲提出辍学,去渔船上干活的想法,没想到父亲竟然一口答应了。
 
这一年,张磊正在念初一。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满心憧憬的张磊,上了父亲的渔船,跟着船队一起出了海。让他没想到的是,从小踩着浪长大的舟山本地娃儿,竟然也会晕船,在船上晕得天昏地暗的张磊,就干了一件事:吐。
 
“我在船上待了7天,吐了7天,那个难受,至今想起来都还记得。”张磊说,体验过出海捕鱼的苦,回到岸上的第一个念头:还是教室好。
 
自此,张磊开始用功读书,成绩也一路走上坡,高考时以586分考上了东北大学通信工程专业,成为全家人的骄傲。
 
本科毕业之后,张磊想出去看看世界,于是和父亲说想出国留学,儿子想念书,父亲当然是支持的,最终送张磊去了日本留学。
 
张磊的目标是考上早稻田大学,先在东京预读语言。在日本一待待了2年,自小在海边长大,自然而然对日本渔民的生活也就比较关注,“在日本,渔民是很受人尊敬的,很多大学生毕业之后也会选择去当一个渔民。渔民的渔船都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空了就会在船上喝喝咖啡,这和我们中国的渔船现状完全不一样。”
 
在舟山,长久以来,人们都觉得出海打鱼是一个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就算收入还不错,但依然没有那么受人尊重。
 
张磊萌生了新的想法,想回到家乡,结合自己在日本学到的、看到的,做一些新的尝试,改变人们对渔民的看法,于是提早结束了学业回到了舟山。
 
父亲却很生气
 
2009年,26岁的张磊带着重点大学毕业海归留学生的身份回到了舟山。儿子愿意回到家乡工作,父亲当然是高兴的。父亲想着凭着儿子的学历,去移动公司上个班肯定没什么问题。
 
张磊也很顺利地通过了移动公司的面试,但最终他没有去报到。因为他回来,不是想去公司上班,而是想做一个不一样的渔民。
 
但父亲却高兴不起来,张磊要做他口中的“鱼贩子”,让他气得不轻。在父亲看来,渔老大、鱼贩子是不需要重点大学文凭,是不需要太多文化的,出去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不是都白搭了嘛!
 
“我父亲有一种农民好不容易把儿子培养成才,儿子学成归来,要和他一起种地的失落感。”
 
其实,父亲不同意张磊当渔民,还有一个他不愿意说出来的理由。
 
张磊没见过爷爷,在父亲五六岁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1959年4月11日,舟山港口1000多艘渔船出海捕捞黄鱼,遭遇了10级以上的大风,这就是吕四洋重大海难,回来船只没几艘,爷爷再也没能回来,此后,奶奶60年不吃海鲜。
 
出海捕鱼是个危险的事情,汪洋大海瞬间就能吞没一切,到了张磊父亲这一代,每次父亲出海捕鱼,母亲的一颗心都是吊着的。父亲不想这样的生活再继续下去,想结束家族世代渔民这个状况,希望儿子能从事别的行业。
 
当张磊说要回舟山继续做渔民后,父亲怒了,两人大吵一架,关系彻底闹僵。
 
但是张磊决定继续走自己选择的路。
 
“在日本的时候,看到日本渔民的捕捞销售模式,我想我能不能让自家的渔船有所改变。”张磊说,当时,渔船海鲜的销售模式是很传统的,海鲜通过鱼贩子,一级一级往下走销售,渔老大的利润都被压得很低,“我想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出来。”
 
最有学问的新农人张主播
 
在舟山本地,像张磊这样的渔民确实不多见。张磊本科就读的东北大学通信工程专业,不少同学还没毕业就被华为、富士康等大型企业提前录取了。“我2007年毕业的,几年后入职华为的同学,好多年薪都拿到了百万以上。”张磊说,但是他并没有心动。
 
张磊不满足于传统的海鲜销售模式,通过鱼贩子流向市场,一来拉高了海鲜售价,二来,中间环节多了消费者吃不到好的海鲜。
 
他把目标放在了舟山和宁波两个当地市场,当时用的就是现在非常流行的“社区团购”模式,消费者报团下单,张磊每天定点配送,慢慢做出了名气,这些新鲜又便宜的海鲜让张磊赚到了第一桶金。
 
到后来,张磊扩张公司,2013年的时候,他开始给全国的一些生鲜大平台供货,其中包括盒马鲜生。
 
我问他,做渔民之后,大学的专业知识用到了吗?
 
张磊笑,“还真没用上,但也不后悔,大学的经历也很宝贵。”
 
近几年,生鲜物流逐渐走向成熟,张磊又做起了电商,开起了天猫店,从为电商平台供货,到自己成为店主。他说想跟用户贴得更近一些,“生鲜生鲜,鲜绝对是第一位的,刨去所有中间环节,节省下来的不仅仅是成本,更使海鲜的品质得到保证。”
 
随着张磊的事业有了起色,父亲对当初儿子的看法有了改观,父子俩的关系逐渐缓和。
 
如今,网络直播成为电商平台一匹黑马,张磊曾经想过,将直播搬上渔船,让消费者能够看到,餐桌上这只梭子蟹是如何从海里上岸的,让捕捞过程全程可视化。他在渔船上安装摄像头,但是海上信号太差了,流量费又非常昂贵,传回的画质很不清晰,张磊无奈放弃。
 
虽然海洋捕捞的直播没能实现,但是在码头、渔场可以,于是,“新农人张主播”上线了。虽然没有帅气的脸庞,麻溜的嘴皮子,张磊还是开始尝试自己的新身份“淘宝主播”。
 
“大家好,我是张磊,舟山本地的渔民,我带大家去看下我们刚刚码头卸下来的梭子蟹………”有时候只有几百个人看,张磊还是坚持播着,这个新身份,他正努力适应。

TAG标签:

责任编辑:食品网

上一篇:这海鲜物美价廉,比章鱼小丸子还香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美食制作 | 美食食材 | 健康食材 | 养生攻略 | 男性养生 | 饮食文化 | 食品包装 | 健康食谱 | 果蔬食材 | 中华美食 | 女性养生 | 饮食禁忌 | 食品机械 | 水产食材 | 健康 | 养生 | 美食 | 食材 |